马云:我爱富贵但不一定爱钱,自己当年考进清华北大今天可能就彻底“废了”

马云:我爱富贵但不一定爱钱,自己当年考进清华北大今天可能就彻底“废了”

划重点:

  • 1教育不是为了考试和求职,教育是为了让孩子做最好的自己。
  • 2如今知识不是力量,掌握知识、创造力、创新力才是力量。如果让人提升想象力,尤为关键”。
  • 3马云说,当年我若考进清华北大,今天可能彻底“废了”,教育重要的是让学生找到信心和兴趣。
  • 4对于孩子应具备“四商”。马云解释,以前说人要有情商、智商和爱商,现在还应该有逆商。
  • 5马云对富贵做出了新的定义。钱不等于富贵,“我爱富贵,但我不一定爱钱。富,是思想的富贵,贵,是品质的高贵”。

1月7日消息,马云在乡村教育《重回课堂》上开讲,其谈论了不少自己的教育观点,比如学校应该是动物园而不是养鸡场,“不要用考核鸡蛋的标准去考核老虎”等。

马云表示,“教育”一词要拆开看:教是知识,育是文化。“我们从现在开始,一定要想明白,教育不是为了考试和求职,教育是为了让孩子做最好的自己”,他认为,学校是动物园,要各类动物互相生存、依赖和配合。学校不应该是养鸡场,如果用考核鸡蛋的标准去考核老虎,老虎肯定是不合格的。

马云发表了对中国教育发表看法。他认为,教育最大的悲哀是“离开校园后对求知厌恶至极”,只会考试的人,很多人可能很快会被淘汰。“我对化学的印象,除了H2O和O2以外,啥都没记住”,马云认为,中国教育应该改革,而实际上这些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“改革最大的红利是知识的力量。教育改革是有巨大潜力的,教育是可以改好的”。

马云表示,“知识是力量、知识是财富”是过去的观念,但这让教育变得具有功利性,”如今知识不是力量,掌握知识、创造力、创新力才是力量。如果让人提升想象力,尤为关键”。

在他看来,孩子生下来都具有好奇心,但是很多人大学毕业后开始讨厌学习,“我离开大学时,最开心的就是终于不用考试了,我从来没那么高兴过。我对求知厌恶至极,我觉得可以去赚钱了。这是最大的悲哀”。

马云直言,当年他若考进清华北大,今天可能彻底“废了”,教育重要的是让学生找到信心和兴趣。

马云称,上个月他去了趟巴黎参加某评选,“中国学生的语文、数学和科学,都是世界第一,但是社交能力不足,学生的幸福感特别低,这是个问题。教育好坏不应该看分数,应该看学习的兴趣有多大,快乐有多少”

他说,教育的成功,决不能看多少学生进了清华、北大,“如果我当年进了北大清华,今天可能彻底废了。在杭州师范大学,我活得很快乐,让我找到了信心”,所以,衡量老师好与坏,不应是多少孩子进了名牌大学。

另外,马云还抛出了这样的观点,即绝大部分有出息的人,从事的工作和当初所学的专业没有关系。马云称,第一,教育更要向基础倾斜,今天很多资源把教育放到了本科、博士、博士后上。但要让国家有希望,应把资源放在幼儿园和小学。第二,教育资源要向乡村倾斜。

“今天的悲剧,老人以为自己懂了,其实不懂,小孩子是装作不懂,其实他们都懂”,马云说,现在特别喜欢“尊幼爱老”,以前则是“尊老爱幼”,“孩子问出的问题是很好的,富有创造力”。

马云还认为,“绝大部分有出息的人,和学的专业是没有关系的。了不起的人,学的和实践的是不一样的。如果你就是为了高考,你大脑其他部分就不会用到”。

对于孩子应具备“四商”。马云解释,以前说人要有情商、智商和爱商,现在还应该有逆商。“有些人要有逆境商,要有抗击打能力,孩子们也应该具备这些能力,并且要有全局观和未来观”。“优秀的人,永远为未来寻找方向。挫折的人,永远为自己的失败寻找借口”,马云说道。

演讲中马云聊到了自己,当年他若考进清华北大,今天可能彻底“废了”,教育重要的是让学生找到信心和兴趣。

马云表示,上个月去了趟巴黎参加某评选,“中国学生的语文、数学和科学,都是世界第一,但是社交能力不足,学生的幸福感特别低,这是个问题。教育好坏不应该看分数,应该看学习的兴趣有多大,快乐有多少”。教育的成功,决不能看多少学生进了清华、北大,“如果我当年进了北大清华,今天可能彻底废了。在杭州师范大学,我活得很快乐,让我找到了信心”,所以,衡量老师好与坏,不应是多少孩子进了名牌大学。

最后,马云对富贵做出了新的定义。他说,钱不等于富贵,“我爱富贵,但我不一定爱钱。富,是思想的富贵,贵,是品质的高贵”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elinkbook.com